栏目导航
我想不出,会有谁不爱这电影
浏览:111 发布日期:2020-06-21

于是,我们在《默片解说员》中看到了让人捧腹的一幕:三驾破车并驾齐驱。自行车没有踏板;三轮车过于负重;人力车夫没穿好鞋子。

他选择“弁士”题材,实际上已经从日影史上打捞起遗珠。纵然《默片解说员》的风格天马行空,但对于这一职业的还原可谓是认真严谨。

《默片解说员》的故事发生于大正年代(1915年)。

豆瓣上的好评不断,获得8.3的高分,并好于91%的喜剧片。

大约一百年前,受限于技术,影像与声音难以同步配合。

梅子确实成为小有名气的女演员;

“当20世纪头十年里电影报道孕育成形,影评家开始讨论电影的纯粹本质时,不难想象,弁士制度首当其冲地成为批判的对象……由于弁士的存在,日本电影中复杂技巧的发育相对滞后。”

他假扮成默片解说员,把全镇居民骗入电影院。一场电影的时间,足够让同伙们搬空居民的家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俊太郎终于脱离了盗窃团伙。身无长物的他,跑到一家快倒闭的电影院内打杂工。

《默片解说员》中还埋藏了不少迷影彩蛋,等待着影迷们去发现破解。

拍摄《默片解说员》的周防正行,已经有5年没有推出过新作。

他的作品风格多样,但万变不离其宗。这里的“宗”,指的是淡淡的怀旧感和欢乐的轻喜剧风格。

电影的年轮呼啸滚过,弁士被留在了时光深处。

《默片解说员》中出现了无数知名默片片段,例如法国的《怪盗吉格玛》(今作《犯罪大师吉格玛》)、美国的《钟楼怪人》、德国的《卡里加利博士的小屋》、日本的《国定忠次》《雄吕血》等等。

或荒诞或诙谐的喜剧桥段,使本片洋溢在其乐融融的合家欢氛围中。

然而,在日本,从未真正有过无声阶段。默片时代催生了新兴职业——活动弁(biàn)士,即默片解说员。

(同理可参考如今的电影讲解up主)

俊太郎却不慎走了歪路,为盗窃团伙效力。

日本导演周防正行时隔五年的新作——

03

这一段并不刺激惊险的追车戏,致敬了默片喜剧大师巴斯特·基顿的经典动作场面。

周防正行对默片时代的致敬,还在于重演无声动作片的技法。

去年年底的海南岛国际电影节上,诞生了一部爆款新片。

周防正行在肯定弁士的历史意义的同时,也夹杂了对这一行业的思考。

俊太郎和青梅竹马的梅子重逢后,无意间卷入了多场势力的角斗战:电影院之间的同业相仇、旧日同伙的屡次骚扰、尽职警察的围追堵截……

镜头一转,十年之后——

日本弁士站在台前,而非幕后。单从这一点来看,他们的地位比其他国家少见的幕后配音者要高。电影里也尊重历史地还原了弁士的基础站位。

曾以《谈谈情,跳跳舞》《五个相扑的少年》而蜚声影坛的他,通常被贴上“知识分子导演”的标签。

周防正行对默片时代的缅怀,让他把电影的结局处理得格外温情。电影结束于弁士退出历史舞台之前,像一曲笑泪夹杂的挽歌。

电影放映时,他们立于一旁,时而为观众讲解剧情,时而分角色配音。

01 活动弁士

但我们不会忘记:那些年,那些人,那些为电影努力付出的真心。

虽然年纪尚小,但怀揣远大理想:俊太郎想成为默片解说员,梅子想成为默片女演员。

随着时代的发展,声音与画面终有同步的一天,弁士也顺理成章地退出历史舞台。这一职业的功过,交给后世人来评说。

俊太郎和梅子住在电影院旁,耳濡目染地爱上了电影。

四方田犬彦在《日本电影110周年》中提出这样的观点:

除了弁士,默片还需要小型乐队的伴奏。欧美流行钢琴,日本流行管弦乐。《默片解说员》中详细地表现了这一史实:俊太郎任职的小电影院虽有乐队,但人少技疏;橘家的大电影院,拥有更为气派的乐队。

展映结束后,千人场的掌声不息。

默片,又称无声电影,是早期电影的基本形态。

日本历史上,注册在案的男女弁士比例失衡,男性远远多于女性。所以在电影中,俊太郎任职的电影院内,招牌弁士皆为男性,且他们均受到女性观众的热烈欢迎。

因此,我们也不难理解《默片解说员》体现的怀旧性与喜剧性。

周防正行在这部作品中,努力地用电影致敬电影。

这部电影是导演写给日本默片时代的情书,也献给每一个迷影的灵魂。

《默片解说员》

它是周防正行寄给过去的一封情书,但观众在解码过程中同样能收获迷影式的终极狂欢。

笑泪挽歌

职业弁士醉酒误事,俊太郎临时救场,不料赢得满堂喝彩。他从而成为这家电影院的招牌弁士。

直到1929年,第一部有声片《爵士歌王》诞生,电影自此跨入有声时代。

影像情书

《默片解说员》在豆瓣的标签是:剧情/喜剧。

他们面临的,不仅是爱情的抉择,还有夕阳产业的取舍。

《默片解说员》中的山岗一角,十年前是风靡全国的王牌弁士,十年后是酗酒混日的消极员工。他在片中多次向一腔热血的俊太郎泼冷水:“没有弁士,电影依然是电影。但弁士没有了电影,就什么都不是了。”

02

在成为导演之前,周防正行的身份是影迷。他在大学修习法国文学,并受到影评人莲实重彦的极大影响。从早期电影来看,周防正行从前辈小津安二郎、伊丹十三的作品中学到很多。